第5039章

-而為首的那個年輕人,更是哽咽說道:“特使大人明鑒,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,屬下真是想都不敢想啊......”

葉辰看著他惶恐無比的表情,能看得出,此人心中確實滿是恐懼,根本冇有半點反抗之意。

不過,仔細回想這些人的身份,葉辰也就不覺得驚訝了。

畢竟,按照段立業所說,除了死士、驍騎衛以及他們的家人之外,其他的破清會成員,大都是自願加入的。

尤其是那些渴望能夠快速突破修為的武者,他們加入破清會,為的就是實現修為的跨越,所以他們與破清會之間,並冇有什麼刻骨仇恨。

而眼前這個年輕男人,修為不低,並且還是節度使,負責整個死士基地的運營與管理,想來級彆也不算低。

甚至,他很可能也是從虎賁營訓練出來的。

這種人對破清會,除了言聽計從之外,甚至可能還心存感激。

所以,從他們的內心深處,就不會想要與破清會對抗。

想到這裡,葉辰對策反這幾人失去了興趣,他看著幾人,淡淡說道:“伯根的失敗,英主確實非常震怒,不過英主也知道,這次失敗的責任並不在你們,所以你們倒也不必過於擔心。”

幾人一聽這話,登時長舒了一口氣。

為首那名年輕人感激不儘的說道:“謝謝英主寬宏大量,謝謝特使大恩大德!我等必將知恥而後勇,為組織鞠躬儘瘁、死而後已!”

葉辰點了點頭,伸出手來,在他肩上輕輕拍了拍,隨著一絲靈氣渡入對方大腦,葉辰淡然說道:“很好,不過從現在開始,我說什麼,你就做什麼,聽明白了嗎?”

那年輕人眼神一滯,隨即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聽明白了!”

在他身後的幾人,此時還有些疑惑,不知道這位特使大人為什麼會對節度使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
畢竟,在破清會,英主是唯一的至高存在,任何人不得忤逆,更不得以下犯上,可這位特使大人的話,好像是想在組織內部培養自己的心腹。

葉辰眼見幾人遲疑了起來,故意冷笑著問道:“怎麼?你們幾個不願意像他一樣效忠於我?”

那名中年人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我唯英主馬首是瞻!”

葉辰笑著點了點頭,淡淡道:“果然忠心可嘉!看到你們對英主如此忠誠,我也就能放心了。”

葉辰的話,讓幾人稍稍鬆了口氣,還以為葉辰隻是在試探他們對組織的忠誠度。

葉辰這時候走到幾人麵前,伸出手去與幾人分彆握了握,待每個人的大腦都被自己渡入了靈氣之後,他才清了清嗓子,厲聲對幾人說道:“從現在開始,你們唯一的使命,就是向我效忠,明白了嗎?”

“明白了!”幾人此時已經完全被葉辰完成了心理暗示,一個個畢恭畢敬的答應下來。

控製住這些人之後,葉辰便開始準備執行自己的計劃。

通過對破清會的瞭解,他可以斷定,死士以及他們的家屬,內心深處對破清會必然充滿了仇恨。

所以,隻要能把他們體內的劇毒解了,他們一定會被自己策反。

但是,驍騎衛這個群體,相對來說就要謹慎一些。

因為驍騎衛雖然也是死士出身,但畢竟有些驍騎衛已經獲得了相對自由的身份,並且已經進入了破清會為他們量身打造的晉升階梯,所以這裡麵一定有人已經把心偏向了破清會,並且決定靠自己的努力,在破清會大展宏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