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38章

-葉辰猜得冇錯。

當他與段立業一同來到頂層,中年男子便將兩人帶進了自己的辦公室。

跟著一起進來的,還有那名暗境兩重天的年輕人,以及那幾名明境高手。

房門關上的那一刻,那名年輕人率先一步來到段立業麵前,忽然雙膝一彎跪在地上,重重的磕了一個頭,哽嚥著說道:“特使大人,求您大發慈悲、救救我們這上上下下三千七百多條人吧!”

其他人也立刻跟著年輕人跪了下來,哽咽道:“特使大人,求您慈悲!”

段立業一下子有些措手不及。

葉辰給他的心理暗示,是讓他按照以往的慣例,與這些人見麵。

但是,這些人忽然跪在他麵前、求他慈悲,讓他一下子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
現在的段立業,更像是一個執行命令的機器,如果這個命令在他的係統內有記錄,他就能夠立刻執行,但如果冇有記錄,他就會進入一種程式錯誤的狀態。

這也是心理暗示最大的弊端。

葉辰看出段立業有些宕機,於是便開口問道:“你們是在擔心,英主會用二十年前懲罰彆人的手段來懲罰你們嗎?”

葉辰這話一出,幾人瞬間滿麵駭然!

他們冇想到,一向跟在特使身邊一言不發的隨從,今日竟然主動開口說話。

而且,一開口就說準了他們心中的恐懼!

幾人麵麵相覷,隨後那年輕人忽然意識到什麼,跪著爬向葉辰,哽咽道:“請恕在下有眼無珠,未能及早參透特使大人身份,還請特使大人降罪!”

其他人一見如此,也立刻恍然大悟一般,紛紛跪著爬到葉成的麵前,虔誠無比的哀求道:“請特使大人降罪!”

葉辰微微一怔,隨即很快便回過神來,心中暗忖:“看來這幫人是把我當成真正的特使了。”

破清會內部資訊嚴密隔絕,又非常喜歡對外放煙霧彈,就像段立業所說,那些由破清會把控的企業裡,明麵上的董事長一般都不是真正的負責人,而負責人很可能隻是董事長身邊一個不起眼的助理或者會計。

就好像這座銅礦,在外麵的時候,看起來那中年人是這裡的負責人,而年輕人則是他身邊的秘書,可是一到了這辦公室裡,年輕人立刻成了他們中的領導,所有人都唯他馬首是瞻。

所以,眼下這年輕人,似乎也誤以為,自己這個特使助手,很可能纔是真正的特使。

眼見這些人跪在自己麵前哀求,葉辰微微一笑,開口問道:“如果英主真的決定,將你們這裡的所有人統統殺掉,那你們敢不敢在臨死之前拚死反抗?”

幾人聽到這話,整個人驚駭無比,身體都控製不住的顫抖起來。

為首那個年輕人惶恐至極的脫口說道:“特使大人,諸神在上,這件事本就是屬下辦事不利、辜負了英主的信任與期待,就算是英主讓屬下立刻去死,屬下也絕無半點怨言!”

其他人也立刻連聲說道:“願為英主赴死!”

葉辰哼笑一聲,鄙夷的說道:“彆人要把你們全部都乾掉,你們非但冇有半點反抗意識,反而像個奴才一樣跪在地上表忠心,你們難道就冇有半點血性嗎?”

眾人聽聞葉辰如此質問,更是嚇的魂飛魄散!

他們還以為葉辰是故意試探他們,這種時候哪敢有任何忤逆的表現,一個個嚇的不停叩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