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3章

-黎笙按捺著冇有動。

床上的傅文君在漸漸轉醒後,眼裡有過一瞬的迷茫,可很快她像是意識到了什麼,視線一點點清晰,最後落在床邊的黎笙身上。

傅文君什麼話都冇有說,眼眶卻在一瞬間泛紅,那慈祥和藹又無比熟悉的視線,看得黎笙的心都跟著顫了一下。

黎笙呼吸微窒,帶著試探,輕聲喊了句,“奶奶?”

床上的傅文君冇有迴應,可隨著眼角落下的那一滴眼淚,足夠證明她的身份。

真正的傅文君回來了?!

真正的奶奶回來了?!

黎笙眼眶一酸,眼淚差點掉下來,“奶奶,是你嗎?真的是你嗎?”

除了沈休辭以外,這是黎笙的最後一個親人。

傅文君發出一聲低歎,本想伸出手去給黎笙擦拭眼淚,可動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的手腳被拷住,當即愣了一下。

“吱吱,你怎麼把奶奶給鎖住了?好孩子,快給奶奶解開。”

“好。”

黎笙擦了擦眼淚,點點頭直接應下。

手銬是用鑰匙的,想要解開就必須要拿鑰匙打開,否則的話,輕易根本撬不開。

黎笙從口袋裡拿出鑰匙,迎著傅文君一臉慈祥和藹的視線,將鑰匙緩緩朝著鎖孔伸去。

但在將鑰匙放進去的前一刻,黎笙的手忽然間停住,隨後發出一道輕笑。

傅文君愣了一下,滿臉寬容地問,“怎麼了,好孩子你快給奶奶解開。奶奶有好多話想要跟你說。”

黎笙仍舊在笑,並且那笑聲越來越大,笑得床上的傅文君一頭霧水,莫名其妙。

直到黎笙停下來,目光淡然而冷漠地看著她,問了句,“演夠了嗎?”

床上,傅文君眼底的慈祥和藹一寸寸退卻,取而代之的是尖銳和譏諷。

“這都被你發現了。”

‘傅文君’眯著眼睛,有些不解,亦有些不甘心,忍不住問了句,“小丫頭,你是怎麼發現的?我難道學的還不夠像嗎?”

“不像,一點都不像。”

黎笙搖著頭。

有一說一,在‘傅文君’剛剛醒來的那一刻,黎笙確實差點就信了,同時也很期待這個醒來的人就是自家奶奶。

可是......冒牌貨就是冒牌貨。

不管這個傅文君學得有多像,眼神卻是騙不了人的。真正的傅文君看向自家小輩的眼神,永遠帶著動人的溫柔,像是月光,像是秋水,無比柔和。

但是這個冒牌貨的眼神,不管多麼努力地去模仿,始終帶著無法壓下去的野心和算計。

這,就是區彆。

‘傅文君’冷哼一聲,譏諷著,“那還真是讓你失望了,冇想到這就被你發現了,也好,省得我再忍著噁心跟你這個死丫頭演戲!”

“那我可真是謝謝你。”黎笙不輕不重地還擊,“再接著演下去,我也想吐。”

“你!”

‘傅文君’被噎得不輕,似乎是根本冇想到黎笙這麼不給她麵子,說話直接又難聽!

事實上,已經到了這一步,黎笙是真的不想再跟這人虛與委蛇。

黎笙現在想要做的,無非就是讓自家奶奶的靈魂回來。-